Aphradite

愛之飼宴

国际善待原创作者组织:

文/潛鹿




「一個關於彼得斯菲爾德莊園的故事,一個狗血的腦洞,請先做好心理建設再決定是否往下看。」




赫尔曼知道自己快要死了。


他本是个以人为食的魔鬼,但最后一次猎食时,他见到了安雅.阿捷赫。


他凝视了她许久,最后走到她面前,但是没有露出狰狞的獠牙。


他娶了她。


为了让安雅住得舒适,赫尔曼买下了彼得斯菲尔德庄园,那里有一整个美丽的冬蔷薇园,他为她置办衣装、珠宝,每日对她温言细语。


他从恶魔变成了绅士。


他压抑着吃人的冲动。因为血腥气味会让她发现秘密。


他爱她。


但爱她的代价就是死亡。


赫尔曼已经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,因为不再吃人,恶魔永恒的生命失去了维系。


起初只是乏力,渐渐地不能再走长路,现在,他只能躺在床上,连说话都感到困难。


最后一个仆人也离开了,只剩下安雅照料着他。


她为他端来食物,是熬了很久的浓汤,“喝吧,亲爱的。”她温柔地说,“再不舒服,也要吃些东西啊。”


赫尔曼注意到她戴上了从来不戴的丝绸长手套。


第二天,她依旧为他端来汤水,方便他吞咽,“喝吧,亲爱的。”她抚摸着他的头发,“多喝一些,这样才有力气恢复啊。”


这次,她穿上了从未穿过的曳地长裙。


第三天,她为他端来牛奶,“喝吧,亲爱的。”她凝视着他,“医生说乳汁能让你加快痊愈。”


赫尔曼闭上眼睛,他睡了这段时间以来第一个安稳觉。


似乎是安雅的照料起了作用。


但他的安雅却变得越来越怪异。


他想起那些仆人离去的原因,他们都认为他得了不知名的怪病,而这种病看起来致命,而且有可能会传染开来。


安雅似乎也相信了这个传言,但出于妻子的责任,她不能逃离。


第八天,他的安雅披着斗篷,苍白而美丽的容貌掩盖在风帽浓重的阴影下,再也看不清楚。“我把汤放这里了,亲爱的。”她说,然后转过身去,“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”


“别离开我,安雅!”他从床上扑过去,一把抓住了她的斗篷“我没有得病!不要相信那些人的话,请别离开我,我把真相告诉你!”


“……我知道真相,亲爱的。”


斗篷在拉拽之下滑落了,露出一具苍白的骷髅,它空空洞洞的眼眶里仅存的眼球此时也掉落下来,落在厚重的深蓝天鹅绒斗篷上,像是两颗滑落的珍珠。


“……而我爱你啊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189)

  1. NemesisPETOC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纤小未PETOC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萌萌_仙女漆PETOC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柠味少年PETOC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只是深爱。